洛书

唐马,字仰易

10241102易柏辰马振桓生日快乐🎈

给马老师易老师的生贺❤️啦啦啦我终于来更文了!!!上课写同人真刺激😂🌝结尾他们指的是Evan生日(*¯︶¯*)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六个年头了。
  马先生躺在床上,悠悠想起来。
  
  第一次见面,是在UBC的校园里。同学们打打闹闹走在前面,而马振桓稍稍落在后面,脸上挂着笑,手插进兜里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深秋一直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对于有北美最美校园之称的UBC更是如此。金红的枫叶和枯枝撒在地上,吱嘎作响。风声穿过低矮的小屋、古老的教堂和现代化的建筑,簌簌地刮起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们单薄的风衣。
  远处的枫树下,几个裹着夹克的少年打闹着,清一色的东方面孔。其中一个少年有一双晶亮的眼睛,浓眉大眼,干净清秀。马振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念头,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礼貌地上前打招呼:“A nice day ,isn’t it ?”
  “额……”少年显的有些慌乱,犹豫了好久才憋出一句“Ha ......hello ?”又补了一句,“My name is ……易柏辰。”
  马振桓笑了笑,“易柏辰,你好。”
  对面的少年先是惊讶,再是松了口气,又有一点羞恼,“你好,额,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易柏辰上下打量了一遍马振桓,穿着风衣牛仔裤,一身学生打扮,不过身材比例很好,人长的也很帅,一种精英的气场扑面而来。
  易柏辰的嗓音不是常人的清亮,却有些低音炮,夹杂着还没长成的奶音,有些紧张的时候稍稍压低声线,反而更加苏。“是,你是来我们学校旅行的吧?”“是诶,这里超好看的!!!”他有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甜甜的,兴奋的时候眼睛闪闪发光,可爱的很。
  马振桓和易柏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无意间说到两人的故乡,马振桓从小在温哥华长大,对这个自己的出生地实在是没什么了解,听着易柏辰眉飞色舞地讲着台湾的夜市、再说到自己和弟弟抢月亮虾饼,看着马振桓忍俊不禁的笑颜,红了脸。
  
  后来朋友听说台湾的经纪公司举办的选拔活动,来怂恿他报名时,他想着少年晶亮亮的眸子,稀里糊涂的也就答应了。几轮比赛下来,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得了冠军,向学校请了长假休学,他第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
  来到台湾后,公司的培训、练习和每天大量的拍戏通告不比学经济容易,孤身一人的陌生感也很快就被热情温暖的团员们融化。很快他就在台湾有了自己的圈子,《明若晓溪》的播出也让他小火了一把,有了第一批可爱的粉丝们。
  正式加入团体的第二年,听队长宏正说有新成员加入,有两个小孩——Evan不由得想起了加拿大遇见的小屁孩,说起来也是,今年小孩大概已经十九了吧?
  新成员推门而入,Evan抬头,一张熟悉的俊朗面庞映入眼帘,忍不住一句惊讶的“易柏辰!”脱口而出,对方愣了一下,抬起头,同样惊喜地喊道:“E……Evan!”其他的团员一脸懵,伟晋夸张地张大嘴,“原来你们认识?”两人对视一眼,微笑着点点头,伟晋更懵了。
  等两人把事情说明白之后,团员们都啧啧称奇,有了这一段小插曲,新来的团员们原本的紧张感少了很多,“你们还真是有缘分呐。”明杰笑着拍了拍易恩的肩,又对着Evan说:“你可要好好对易恩,毕竟你们是跨越了太平洋的缘分呐。”“当然。”Evan点头。
  这几年小孩变了很多,原来还稚嫩的脸庞变得棱角分明,浓眉大眼,身上是少年独有的阳光和朝气,变得越来越帅气了。看着小孩出落成真正的少年,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几年缺席了小孩的成长。
  
  小孩拍的第一部戏是《刺客列传》,Evan也是主演之一。现在他回忆起来,那段日子,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熟识。
  剧本写得一流,台词的古韵味道很浓,给人以很强的代入感,其他的演员大多是台湾本地人,对于繁体字等等倒是比较适应。只是苦了Evan作为加籍华裔,从小在英文环境里成长起来,连读下来剧本都成问题。他和易恩演一对君臣,在剧组住在一间房里,易恩就给他拼音剧本,一字一句地帮他串了整个剧本。每天收工都很晚,小孩困得拿着手机就歪在了床上,但在他回来时又一定要强撑着眼皮给他一个微笑,每天不论多晚都等着他回来。
  这是小孩的第一部剧,Evan看着从熟悉剧本时就不停地问东问西,问导演、编剧的易恩每天忙得脚不着地,黑眼圈越来越重,眼睛里总是写满了认真和不可思议的执着。
  渐渐地,他觉得易恩和角色越来越像了,沉默寡言,冷面利芒,匹马独行,每一次与他对视,撞进眼里的滚烫炙热的眼神,是齐之侃对蹇宾无可比拟、无可替代的忠诚和眼底不易察觉的隐忍思恋,像乱世的战鼓声擂,一声声砸进了心里。
  可他不知道的是,每次蹇宾望向齐之侃的时候眼里的温柔像深潭微澜,不可及底,笑意似桃花初绽,点点纷落,是一样的山海情深。
  
  戏播出的情况比他们预料的要好很多,Evan、易恩和其他主演跑去各个地方做宣传、发糖,两人有爱的互动为他们赢得了一大批cp粉,常常要一起做很干的直播,弹幕里被各种尖叫刷屏,Evan也不抗拒粉丝们把自己和易恩看成cp,就更加随心所欲起来,引来更多尖叫。
  “啊啊啊你们看小齐看煎饼的眼神!!!满满的爱啊!”他无意中瞥到一条弹幕,轻轻笑了一下,小孩还真是把小齐将军演活了。接下来又有几条弹幕涌到面前,大概说的都是什么蹇齐cp的萌点,嘴角的弧度变得更深。
  “你们看煎饼王笑了啊啊啊啊,是不是因为弹幕提到了小齐!!”“对对对笑的好温柔,满满的都是爱!”“啊啊啊煎饼盛世美颜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Evan看到这几条弹幕,对屏幕报以温和的一笑,心里却掀起了波澜——原来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对小孩有了相同的隐秘情愫……看着身旁笑的羞涩的易恩,晃了神,一瞬间竟有吻上去的冲动。
  
  在之后的时间,公司把他俩推成cp。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只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易恩附上Evan耳边的一句轻得能随风飘散的“I love you .”,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小孩从少年长成了青年,从当初面对镜头都会不自觉地躲在自己身后,都现在在满场观众前气场全开,游刃有余。不过这么耀眼的一颗明星,总归是自家的,桓易成就了蹇齐、云超、风秋,而蹇齐终于成就了桓易。
  
  “马振桓……”怀里的易先生动了动,糯糯的低音炮带着慵懒的睡意,把毛茸茸的头往爱人怀里凑了凑,又睡了过去。马先生笑得宠溺,收了收揽着人腰际的手,吻了吻自家小孩的额头,在人耳边轻轻吹着气,“我在。”
  “易恩,生日快乐。”小孩没有回应,马先生却看到了埋在自己脖颈里的嘴角藏不住的弧度。他拉了拉被角,盖住小孩露在外面的胳膊,在重新合上眼睛的一刹那听到易先生的声音——“Evan,生日快乐。”

❤️彭彭❤️生日快乐!!!!!这一岁喜提金马奖提名,在新的一岁会更好🎈越来越帅😘

易柏辰生日快乐🎈🎉🎁!!!!!!!你清澈的笑颜,是我想一直守护的纯真。
(桓易贺文将在10.24和11.02之间奉上~)

文手炫技15题

有人点嘛~失踪人口回归
想写🙈

白色墨莲:

突然想写,有人点吗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各位小可爱小仙女们实在对不起
初三狗提前开学,现在每天都累死累活
答应的七夕贺文没有发,但几天之后一定会补上的,再次抱歉
不过我已经破百粉啦
百粉点梗了解一下?
cp随便嘞,邪教也行哦~
看大家的兴趣人数决定写哪个❤️

【全员】岁月静好

祝贺❤️刺客列传❤️两岁啦!!!!!!!!刺客们生日快乐🎉🎊🎁🎂🎂
206.8.14—2018.8.14
这是一个没有征战没有互相伤害的刺客大家庭,他们退却了君王与臣子的责任,没有了国仇家恨的重担,他们只是他们,认认真真开开心心地做了最真实的自己,为自己和爱人而活,如是而已。
🖤❤️💙💜💛💚💟💟

  钧天立国三百二十九年,钧天式微,诸侯并起,天下大乱,群雄争霸。

  “末了,我们这天权王与那瑶光王上,于已经灭国的遖宿旧都签下一纸和谈书,永修为好,百世平安。诸位客官,这数十载逐鹿钧天,风云激荡,至此……方休!”说书人一掷醒木,惊起满堂彩。“好!”“好!”茶馆里一片叫好声不绝于耳,人声鼎沸。

  而角落里坐着的玄衣男子嗤笑一声,拿起手边的茶杯小心翼翼地吹了几下,才递给身边的红衣男子,一双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盯着对方。红衣男子接过茶杯,如画般精致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柔和的弧度。玄衣男子捕捉到一瞬而过的惊鸿一瞥,开心地笑着,牵过对方骨节分明的手细细把玩着,又抬起头在人的唇角轻轻地啄了一下,直到红衣男子脸上泛起红晕,才收回自己的手。

  “执明,别闹了。”慕容黎微红着脸,拉起了执明,“该动身了。”执明笑着牵过慕容黎的手,说道:“好,阿离说要走,我哪敢留啊?”


  
  山林,郁郁葱葱的各色树木掩映着简朴而宁静的田园,细密的树荫投下金色的光线,淋漓地洒在深青浅碧的林间。

  古朴简洁的小屋,缓缓地流淌出来缭绕的炊烟,屋前零落的几个石凳围绕着一张石桌,静静地诉说着美好安宁的时光。

  堂前,梳着小辫子的白衣少年忙碌地穿梭在灶台前,奔走于各色食材之间,四条小辫子随着动作欢快地蹦蹦跳跳,额间沁出的汗水尚来不及擦,眼看就要随着动作低落到眼睛里。

  身后纤长的手拿着丝帕,细致地擦去白衣少年的汗珠,一只手轻轻搂住少年的腰身,略显不满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小齐就这么在意别人,愿意累着自己?”

  齐之侃放下手里的东西,就着蹇宾的手转过身来,甜甜地笑着,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阿蹇什么时候这么爱吃醋了?连他们的醋也吃?”

  “那当然,他们怎么能累着我的小齐。”蹇宾笑得促狭,尝了尝齐之侃的酒窝,满意地笑道:“只有我,才能让小齐为之操劳。”

  “噗嗤。”齐之侃被蹇宾霸道的话逗笑,双手环上对方的腰肢,回吻上蹇宾的唇。

  情到浓时,正当二人准备做些什么其他事情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少年嗓音响起:“蹇大哥,我们来了。”二人恋恋不舍地分开,齐之侃略整理了下衣衫,推开门,笑着唤道:“阿章!堃仪!”

  “阿侃哥。”青衫的少年向齐之侃挥了挥手,又四处张望起来,“蹇大哥呢?”

  “我在这里。阿章这一年好似高了些许。”蹇宾端着茶壶茶杯,笑着从堂前里走出来。“是吗?”孟章开心地睁大眼睛,孩童般赌气似的转向身后的仲堃仪,“仲郎,我就说我这一年长高了!”

  仲堃仪宠溺一笑,温柔地附和。“是是是,章儿长高了。”转头无奈地与蹇宾对视了一眼,笑容里满满的幸福。蹇宾也看向正与孟章聊天聊的得趣的齐之侃,桃花眼中一往深情。

  半晌,轻微的破风声响起,一抹水蓝色并着一团紫色影子落在了小院里。陵光一落地就奔向了桌边的孟章,大咧咧甩开繁复考究的袖子掏出一包油纸包,扔在了桌子上。“阿章我想死你了!这是山下集市最受欢迎的糕点,你不是说想尝尝嘛。喏,我给你带来了。”

  孟章眼睛刹那变得明亮,一边说着:“谢谢阿光!阿光最好了!”一边手下不停,三下五除二地打开了包装,丝毫没留意到身旁仲堃仪的脸色变得阴沉。公孙钤礼貌地向众人问好,眼神却片刻不离陵光,齐之侃看着公孙钤目不转睛的模样,又看看自从他们进来眼神里的笑意就没消失过的蹇宾,忍不住走到蹇宾身边,轻轻地伸出手与蹇宾十指相缠,悄悄地凑到人耳边诉说绵绵的情意。

  “呦,你们都来啦。我还以为我们来的挺早的呢。”话音才落,执明牵着慕容黎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毫不客气地坐下给慕容黎倒了杯茶。

  “执明哥,阿离哥。”孟章含糊地打着招呼,手上还攥着刚刚陵光给自己带来的糕点。慕容黎无视执明幽怨的眼神,把刚刚执明给自己倒的茶端给孟章,眉头微蹙地给孟章顺气,说道:“慢些吃罢。”

  
  山间自没有三牲五鼎、八珍玉食,却有山珍野味,珍馐美馔。经由齐之侃的烹制,河鱼鲜嫩,野味新奇,松蘑可口,连平日里最寻常的豆腐、鸡蛋、青菜亦能比肩于各类珍奇食材。佐以仲堃仪费尽心思亲酿而成的百末旨酒,齐之侃用山泉所烹清茶,便是从前各国王宫的御膳,亦无法做出此般滋味。

  酒足饭饱,众人皆是连连赞叹。公孙钤笑道:“我没什么珍奇之物,只是这些年和光儿在江湖,偶然间寻得几本古籍,想来各位可能喜欢,我和光儿就此也算是谢过款待了。”说着从衣袖中拿出几本古籍,分别递与仲堃仪、齐之侃与慕容黎,竟是失传已久的酒谱、剑谱与洞箫曲谱。三人俱是爱不释手,连连谢过公孙钤。

  慕容黎起身道:“既然诸位均有礼,那我就吹奏一曲,聊以相贺。”身旁执明响亮地鼓掌,笑得温柔。

  “一贺,诸位遍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二贺,尘埃落定,盛世繁华。”

  “三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PS:七夕可能会更文哦~可能是现代全员的周年庆~
  

诶嘿嘿原地爆炸
志伟哥哥翻牌啦~身在北京不能去现场的悲哀瞬间没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钤光】并蒂5(完结篇)

大结局啦啦啦~完结撒花🎉
想写车的小仙女@慕容雪 (我没艾特错吧😂)可以来了解一下尾声前的部分~我一个未成年确实不适合开车😂

  难道自己努力得来的荣耀,又要被公孙钤抢走?陵光恨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迅速从恐惧中冷静下来,自己能杀他一次,就能杀他第二次!正当陵光胡思乱想间,听到上方传来公孙钤的声音。“怎么,我的光儿又在想,怎么置我于死地了?”

  陵光面上不显,干脆闭上眼睛不看公孙钤,心里却盘算着怎么挣脱。公孙钤显然知道陵光的盘算,轻笑一声,分开陵光双腿,一只手钳制住陵光两只手腕,另一只挑起陵光的下巴,几乎断绝了陵光所有的退路。公孙钤眯起眼睛看着陵光收缩的瞳孔,继续用他一如既往温润如玉的声音说道:“我也真的是没想到,我最喜欢的光儿,平常待我最尊敬、与我最亲的光儿,背叛了我。”陵光试图挣脱不成,索性冷笑,回敬道:“没想到?你应该……唔”

  陵光睁大了双眼,面色逐渐变得潮红,看着公孙钤放大的脸近在眼前,唇舌被人堵住无法呼吸,大脑逐渐变得缺氧而无法思考。良久,当陵光觉得自己已经窒息了的时候,公孙钤突兀地放开了他,声音依旧温柔:“要怪可就怪你太不小心了呀,我不是教过你吗,斩草要除根。可惜你只学会了狠,没学会智谋。”

  “呵呵。”公孙钤居高临下地看着已经腿软的陵光,眼睛里涌上汹涌的疯狂情愫,与平日里君子的模样大不相同。“看来,胜负已经分得很清楚了。”

  陵光浑身无力,只能恨恨地看着公孙钤,脱力道:“羞辱我之后,你接下来要做什么呢?告诉整个淮西是我害死了你,被你侥幸逃脱,现在要整顿家风,杀了我?”

  “呵呵,光儿一向脸皮薄得很,我怎么舍得光儿蒙羞呢?而且,公孙钤已经死了啊。”公孙钤再次凑近陵光,闻着陵光身上的味道,“那株并蒂牡丹你已经拔了,那片土地也已经被你上次的毒污染,再种不了牡丹了。牡丹没了,公孙钤自然也就没了啊。”

  “所以,公孙府,不,陵府依然是陵府,家主也依然是陵光呀。”公孙钤的眸子里翻涌着疯狂和黑暗,陵光仿佛不可置信般疯狂地想要挣脱,却被公孙钤死死地压制,双腿长得更大,衣物被一点点褪下。“你在兴奋吗?如此渴望成为我的禁脔?”

  “光儿真聪明,已经猜到了呀。”

  “我们一直是,好兄弟啊。”

尾声

  淮西公孙世家继家主陵光上任后不久,更名为陵府。家主陵光下严令,禁止牡丹再现陵府。十年后,陵府蒸蒸日上,隐隐有超越当年之势,家主陵光宽宏大度,治家有方,时为世人称道。有云,其像极当年暴毙的长子,公孙钤。

【钤光】并蒂4

再往下就要开车了……但我一个未成年没驾照啊……
有人愿意帮我写车吗😂😂😂_(:_」∠)_

 是夜,一片寂静中只有打更的守夜人悠悠地提着灯笼走过无人的街巷。偌大的公孙府里,陵光房里却灯火通明。陵光坐在案前看着一册通鉴,影子随着明灭不定的烛火摇曳着。
  半晌,陵光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抬眼才发现已是深夜。想到明天还要跟管家交代些事情,陵光起身,扫过手里的通鉴才想起这漏夜读书的习惯大概是公孙钤教给自己的。那时公孙钤总说白日喧嚣,浮躁不安,无可真正有所体悟,便总是漏夜才读书。陵光不觉冷笑,将通鉴撂在桌上。桌角的灯火颤了颤,旋即被陵光吹熄。
  淮西的夏夜总是清凉的,然而今夜却有些阴冷。陵光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修长的手轻轻搭在床沿,触到了一个冰凉而软的物件。
  陵光尚还在半梦半醒间,已经更名为陵府的公孙府相当安全,他半爬起来,懒懒地问道:“谁?”微微垂眸看向手边便惊出了一身冷汗。那里,一只同样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手,正毫无生气地搭在床沿。
  那只手和其熟悉——正是这双手教他写字,领他回家,能执得了笔,舞得了剑;也是这双手,亲自夺去了原本属于他的一切。那是公孙钤的手。
  不!陵光大骇,余下的睡意全无,强自压下已经到了喉口的惊呼。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幻觉罢了。他安慰自己道,抖着腕子,掀开床边的帐幔,怒道:“谁在装神弄鬼?如此不敬逝者,难道不怕遭报应吗?”
  “是啊。”撩起的帐幔后,是一张青白清瘦的脸庞,唇色是深重的青紫色,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陵光,“难道不怕遭报应吗?”声音像是从地窖里挖出来的冰在皮肤上缓缓蹭过,熟悉得让人头皮发麻。陵光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不!不不,公孙钤,你已经死了!别装神弄鬼了!就算你是个鬼,你也斗不过我!别来找我!别来找我!”他歇斯底里地大喊,狂乱地抓起手边的瓷枕便砸。
  公孙钤微微侧身躲过了瓷枕,缓缓抬手捉住了陵光的手腕,使力将陵光压在了床上,两人的距离瞬间变得密不透风。陵光感受到公孙钤身上传来的温热,微微松了口气,这种温热虽然冷于常人,但仍是活人的体温。陵光旋即绷紧了神经,虽然公孙钤是活人,但他回来绝不亚于他变成鬼缠上陵光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