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书

唐马,字仰易

2019新年快乐吖!!!!!!祝大家都身体健康,合家团圆,心想事成😘

【蹇齐】无衣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蹇宾穿过齐之侃的衣服,齐之侃也穿过蹇宾的。
  一共三次。
  第一次是在山野,只属于他们两个的小屋里。那时的齐之侃还是无忧无虑的样子,自由自在,很爱笑,笑起来两个酒窝晃呀晃,好像盛了蜜一样。
  蹇宾从小看的笑容自然不少,身为世子,不论谄媚讨好还是口蜜腹剑,独独少见真心实意的一抹笑。蹇宾一时间晃了神,少年的笑容带着清澈透亮的纯真和温暖,把蹇宾冻成坚冰的心防融化,不自觉地唇角上扬。
  蹇宾不常笑,笑起来就像春寒料峭溶成春水,平常凌厉的剑眉弯成好看的弧度,一双桃花眼盈满了笑意,眼波盈盈,好看得紧。齐之侃愣愣地看着他笑,一时间呆了好久。换来蹇宾一声轻笑,才后知后觉红了脸,把好看的薄唇抿成一条线,直直撞到蹇宾心里面。这样的少年,单纯的可爱模样便一直烙在了蹇宾心里。
  那时蹇宾落难,只有随身的一件衣物,没有衣物换洗。一日齐之侃备好晨炊,在小院里洗蹇宾唯一一件常服时才突然意识到蹇宾只有这一件衣服。无奈之下,齐之侃只好把自己的衣服拿给蹇宾。二人都爱白,衣服倒也有些相似,只是其面料材质便实在比不上侯爷的服饰华贵精致。齐之侃看着自己拿出来的衣服,再比上蹇宾的,面上不由得晕上了一丝为难和羞赧,寻思着蹇宾会不会嫌弃。
  拿给蹇宾的时候,齐之侃心里实在忐忑的很。蹇宾接过微微一愣,听着齐之侃慌忙的解释和通红的耳尖,心底不由软成一汪水,起了逗弄的心思。
  蹇宾唇角带笑,作势就要换衣服,也不避讳齐之侃尚在一旁。齐之侃耳尖的红色爬上脖颈,脸烧的厉害,赶忙转身,引得小辫子也像是主人一样慌忙的摇曳着。
  听得衣料窸窸窣窣的摩擦声,和自己紊乱的心跳混在一起分不清明,齐之侃的呼吸恍惚间漏了一拍。
  “小齐。”齐之侃闻声转身,只见蹇宾已经换好了衣服。一身最普通不过的白衣,却被蹇宾生生穿出了一身的贵气。蹇宾缓缓地向齐之侃踱来,每一步都走的优雅从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王气,实在是天人之姿。
  齐之侃不由得看得微愣,连目光都紧紧粘在了蹇宾身上,突然就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个人,是自己要守一辈子的。
  他想要永远跟在他后面,每次抬头都能对上他的一颦一笑,在对方的瞳孔里能看到自己的剪影。
  
  第二次,是在一个狼狈的黄昏。
  那时太过匆忙,乃至潦潦草草地收场。一切都像之前无数次的死里逃生一样,蹇宾只记得同以往不同的是,那夜他第一次为了保护一个人,而替人生生受了一刀,深深的砍在了腰上,也砍进了齐之侃的心里,让他心口疼的厉害。剩下的拼杀中,齐之侃一言不发,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让人如坠冰窟,出手时是从未有过的狠绝杀戮。
  蹇宾很少受伤,如此重的更是头一次。肌肤撕裂的疼痛实在太过鲜明,冷汗涔涔而下,疼的面孔都扭曲在了一起。抬眼看到齐之侃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竟然蓄满了水雾,极度的无措和心疼,将落未落。
  蹇宾从来没有见过齐之侃这样的神色,这么的脆弱而惹人心疼。蹇宾突然也变得惶然起来,不知所措的伸手想要拭去齐之侃眼中的水雾。却牵动了伤口,疼痛把他的思绪拉回现实,疼得凌厉的剑眉攒在一起。
  齐之侃才回神,连忙撕下衣服为其包扎,双臂环绕蹇宾的腰身,远远看去就像是扑进了蹇宾的怀里。齐之侃贴的极近,蹇宾感觉近肩处一片湿热,低头看见齐之侃埋首在他胸前,看不清神色。
  二人都受了伤,幸而寻得了一处废弃的木屋,方能暂避残余的刺客。略略安顿后,蹇宾欲和衣睡下,便向忍着伤痛向守护在床边的齐之侃招手,唤道:“小齐也一起早些睡下吧。”
  一直沉默的齐之侃低着头,隐去了脸上的神色。蹇宾看不清他的脸,却听到轻声的抽泣声。蹇宾慌了神,也不管什么君臣礼数或是身体疼痛,连忙把齐之侃拉到自己怀里,柔声哄道:“小齐怎么了?可是刚刚的伤口开始疼了?快给我看看。”
  齐之侃埋在蹇宾的怀里,仍然不发一语。蹇宾岂会不知他是为自己刚刚挡的那一剑自责和心疼。半晌,从蹇宾怀里传来齐之侃闷闷的声音:“君上……以后不要帮我挡剑了。”
  蹇宾不由得哑然失笑,心底柔软一片。他从怀里抱起来他的小齐,轻柔地为他拭去眼角残余的泪水,一双清澈明亮的鹿眼染上了水雾,红肿得像个桃子,让人心疼的不行,好像刚刚宛如战神现世般的杀意仅是错觉一般。
  蹇宾认真地看着齐之侃,一双桃花眼里的情意太过浓烈,齐之侃只觉得他的眼睛似一泓清泉,里面有能溺死人的温柔。半晌,蹇宾忽然倾身,轻轻地在齐之侃脸上啄了一下。齐之侃只觉得脑袋里“嗡”的一声,霎时间一片空白。
  蹇宾看着脸一直红到了耳根的齐之侃,心里早软成了一滩春水。这个兵荒马乱的乱世,只有少年眼里是能宁静人心的水,只有他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最后的一次,是在天玑的国都。
  那套战甲是蹇宾为齐之侃做的,是他亲手帮他褪下,也是他亲手给他穿上。
  战甲送到蹇宾面前时,他好像看到了少年站在自己眼前,对着他笑得像个孩子。蹇宾抚摸着战甲,想从上面感受到一丝温度,然而只听到自己的心脏一下下打在坚硬的铁板上,连回声都像抛下的石子,再也掀不起心湖的波澜。
  半生的点滴,除却齐之侃,便只有这铁衣长剑伴身最长。
  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10241102易柏辰马振桓生日快乐🎈

给马老师易老师的生贺❤️啦啦啦我终于来更文了!!!上课写同人真刺激😂🌝结尾他们指的是Evan生日(*¯︶¯*)


  这是他们相识的第六个年头了。
  马先生躺在床上,悠悠想起来。
  
  第一次见面,是在UBC的校园里。同学们打打闹闹走在前面,而马振桓稍稍落在后面,脸上挂着笑,手插进兜里听着他们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深秋一直是加拿大最美的季节,对于有北美最美校园之称的UBC更是如此。金红的枫叶和枯枝撒在地上,吱嘎作响。风声穿过低矮的小屋、古老的教堂和现代化的建筑,簌簌地刮起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学生们单薄的风衣。
  远处的枫树下,几个裹着夹克的少年打闹着,清一色的东方面孔。其中一个少年有一双晶亮的眼睛,浓眉大眼,干净清秀。马振桓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念头,走上前轻轻拍了拍少年的肩,礼貌地上前打招呼:“A nice day ,isn’t it ?”
  “额……”少年显的有些慌乱,犹豫了好久才憋出一句“Ha ......hello ?”又补了一句,“My name is ……易柏辰。”
  马振桓笑了笑,“易柏辰,你好。”
  对面的少年先是惊讶,再是松了口气,又有一点羞恼,“你好,额,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易柏辰上下打量了一遍马振桓,穿着风衣牛仔裤,一身学生打扮,不过身材比例很好,人长的也很帅,一种精英的气场扑面而来。
  易柏辰的嗓音不是常人的清亮,却有些低音炮,夹杂着还没长成的奶音,有些紧张的时候稍稍压低声线,反而更加苏。“是,你是来我们学校旅行的吧?”“是诶,这里超好看的!!!”他有两个小酒窝,笑起来甜甜的,兴奋的时候眼睛闪闪发光,可爱的很。
  马振桓和易柏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无意间说到两人的故乡,马振桓从小在温哥华长大,对这个自己的出生地实在是没什么了解,听着易柏辰眉飞色舞地讲着台湾的夜市、再说到自己和弟弟抢月亮虾饼,看着马振桓忍俊不禁的笑颜,红了脸。
  
  后来朋友听说台湾的经纪公司举办的选拔活动,来怂恿他报名时,他想着少年晶亮亮的眸子,稀里糊涂的也就答应了。几轮比赛下来,他自己也没想到竟然得了冠军,向学校请了长假休学,他第一次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
  来到台湾后,公司的培训、练习和每天大量的拍戏通告不比学经济容易,孤身一人的陌生感也很快就被热情温暖的团员们融化。很快他就在台湾有了自己的圈子,《明若晓溪》的播出也让他小火了一把,有了第一批可爱的粉丝们。
  正式加入团体的第二年,听队长宏正说有新成员加入,有两个小孩——Evan不由得想起了加拿大遇见的小屁孩,说起来也是,今年小孩大概已经十九了吧?
  新成员推门而入,Evan抬头,一张熟悉的俊朗面庞映入眼帘,忍不住一句惊讶的“易柏辰!”脱口而出,对方愣了一下,抬起头,同样惊喜地喊道:“E……Evan!”其他的团员一脸懵,伟晋夸张地张大嘴,“原来你们认识?”两人对视一眼,微笑着点点头,伟晋更懵了。
  等两人把事情说明白之后,团员们都啧啧称奇,有了这一段小插曲,新来的团员们原本的紧张感少了很多,“你们还真是有缘分呐。”明杰笑着拍了拍易恩的肩,又对着Evan说:“你可要好好对易恩,毕竟你们是跨越了太平洋的缘分呐。”“当然。”Evan点头。
  这几年小孩变了很多,原来还稚嫩的脸庞变得棱角分明,浓眉大眼,身上是少年独有的阳光和朝气,变得越来越帅气了。看着小孩出落成真正的少年,他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这几年缺席了小孩的成长。
  
  小孩拍的第一部戏是《刺客列传》,Evan也是主演之一。现在他回忆起来,那段日子,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熟识。
  剧本写得一流,台词的古韵味道很浓,给人以很强的代入感,其他的演员大多是台湾本地人,对于繁体字等等倒是比较适应。只是苦了Evan作为加籍华裔,从小在英文环境里成长起来,连读下来剧本都成问题。他和易恩演一对君臣,在剧组住在一间房里,易恩就给他拼音剧本,一字一句地帮他串了整个剧本。每天收工都很晚,小孩困得拿着手机就歪在了床上,但在他回来时又一定要强撑着眼皮给他一个微笑,每天不论多晚都等着他回来。
  这是小孩的第一部剧,Evan看着从熟悉剧本时就不停地问东问西,问导演、编剧的易恩每天忙得脚不着地,黑眼圈越来越重,眼睛里总是写满了认真和不可思议的执着。
  渐渐地,他觉得易恩和角色越来越像了,沉默寡言,冷面利芒,匹马独行,每一次与他对视,撞进眼里的滚烫炙热的眼神,是齐之侃对蹇宾无可比拟、无可替代的忠诚和眼底不易察觉的隐忍思恋,像乱世的战鼓声擂,一声声砸进了心里。
  可他不知道的是,每次蹇宾望向齐之侃的时候眼里的温柔像深潭微澜,不可及底,笑意似桃花初绽,点点纷落,是一样的山海情深。
  
  戏播出的情况比他们预料的要好很多,Evan、易恩和其他主演跑去各个地方做宣传、发糖,两人有爱的互动为他们赢得了一大批cp粉,常常要一起做很干的直播,弹幕里被各种尖叫刷屏,Evan也不抗拒粉丝们把自己和易恩看成cp,就更加随心所欲起来,引来更多尖叫。
  “啊啊啊你们看小齐看煎饼的眼神!!!满满的爱啊!”他无意中瞥到一条弹幕,轻轻笑了一下,小孩还真是把小齐将军演活了。接下来又有几条弹幕涌到面前,大概说的都是什么蹇齐cp的萌点,嘴角的弧度变得更深。
  “你们看煎饼王笑了啊啊啊啊,是不是因为弹幕提到了小齐!!”“对对对笑的好温柔,满满的都是爱!”“啊啊啊煎饼盛世美颜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Evan看到这几条弹幕,对屏幕报以温和的一笑,心里却掀起了波澜——原来自己什么时候已经对小孩有了相同的隐秘情愫……看着身旁笑的羞涩的易恩,晃了神,一瞬间竟有吻上去的冲动。
  
  在之后的时间,公司把他俩推成cp。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事,只是在恰当的时间恰当的地点,易恩附上Evan耳边的一句轻得能随风飘散的“I love you .”,两个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小孩从少年长成了青年,从当初面对镜头都会不自觉地躲在自己身后,都现在在满场观众前气场全开,游刃有余。不过这么耀眼的一颗明星,总归是自家的,桓易成就了蹇齐、云超、风秋,而蹇齐终于成就了桓易。
  
  “马振桓……”怀里的易先生动了动,糯糯的低音炮带着慵懒的睡意,把毛茸茸的头往爱人怀里凑了凑,又睡了过去。马先生笑得宠溺,收了收揽着人腰际的手,吻了吻自家小孩的额头,在人耳边轻轻吹着气,“我在。”
  “易恩,生日快乐。”小孩没有回应,马先生却看到了埋在自己脖颈里的嘴角藏不住的弧度。他拉了拉被角,盖住小孩露在外面的胳膊,在重新合上眼睛的一刹那听到易先生的声音——“Evan,生日快乐。”

❤️彭彭❤️生日快乐!!!!!这一岁喜提金马奖提名,在新的一岁会更好🎈越来越帅😘

易柏辰生日快乐🎈🎉🎁!!!!!!!你清澈的笑颜,是我想一直守护的纯真。
(桓易贺文将在10.24和11.02之间奉上~)

文手炫技15题

有人点嘛~失踪人口回归
想写🙈

白色墨莲:

突然想写,有人点吗


你的铃堡:



转载到Lofter之外请告知。




1 选一首大众耳熟能详,以至于非常俗气的歌曲。将这首歌用在一个与它本身氛围完全相反的场景中。试着减少违和感与出戏感,或利用它们为你笔下的场景提供戏剧冲突。




2 在十秒之内,想出一个内容普通,不超过10个字的陈述句。把这个句子当做你要写的故事/片段的结尾,请围绕它在你的故事/片段中制造让人眼前一亮的转折。




3 通过一个人物的视角,在不过度使用形容词的情况下,描写一样让人垂涎的美食。




4 把一个普通场景描写得极具情色氛围。文中不可出现敏感词和明显影射。




5 从某个事件的半途切入,试着用文字的张力让读者对这个片段充满疑惑的同时真正被它吸引。直到最后也不要给读者提供理解情节所需的信息。




6 写一个片段,在其中加入至少一个会让所有读者产生共鸣,但鲜少被用在文学作品中的生活细节。




7 你正在连载一篇原创故事,有一位读者针对你故事里的人物和剧情写了有意思的长评。请和他/她讨论一下你的故事。讨论内容需要涉及答疑,肯定/否定对方的猜测,对人物和情节的分析,以及一点剧透。




8 你的原创故事被制作成了电视剧/动画。摘录“有点不满的原作党编写的百度百科词条”的一部分,让人对你的故事产生兴趣的同时粗略了解这部作品被改编后有哪些变化。




9 写一篇简短的新闻报道。符合新闻体裁与正常逻辑的同时,试着让人怀疑报道的事件后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




10 选择一项你不了解的竞技运动/游戏,在不查询相关信息的情况下描写一场这样的竞技。试着让你的文字显得胸有成竹。




11 用第二人称写一个恐怖故事/片段,试着充分利用第二人称的写作方式营造特殊的惊悚气氛。




12 从时间顺序,事情发展顺序,空间顺序或逻辑顺序中任选两样,描写同一个事件。注意表现它们的区别。




13 任意写一个叙事与描写并重的片段,试着在情节不出现转折的情况下,让文字营造的氛围发生180度的转变。




14 用优美华丽的语言描写丑陋邪恶的场景。或者反之,用让人不适的语言描写美好的事物。




15 围绕着全然不符合科学,逻辑或常理的主题写一个故事/片段,并试着让读者完全忽视,或者无法察觉主题本身的荒谬。


各位小可爱小仙女们实在对不起
初三狗提前开学,现在每天都累死累活
答应的七夕贺文没有发,但几天之后一定会补上的,再次抱歉
不过我已经破百粉啦
百粉点梗了解一下?
cp随便嘞,邪教也行哦~
看大家的兴趣人数决定写哪个❤️

【全员】岁月静好

祝贺❤️刺客列传❤️两岁啦!!!!!!!!刺客们生日快乐🎉🎊🎁🎂🎂
206.8.14—2018.8.14
这是一个没有征战没有互相伤害的刺客大家庭,他们退却了君王与臣子的责任,没有了国仇家恨的重担,他们只是他们,认认真真开开心心地做了最真实的自己,为自己和爱人而活,如是而已。
🖤❤️💙💜💛💚💟💟

  钧天立国三百二十九年,钧天式微,诸侯并起,天下大乱,群雄争霸。

  “末了,我们这天权王与那瑶光王上,于已经灭国的遖宿旧都签下一纸和谈书,永修为好,百世平安。诸位客官,这数十载逐鹿钧天,风云激荡,至此……方休!”说书人一掷醒木,惊起满堂彩。“好!”“好!”茶馆里一片叫好声不绝于耳,人声鼎沸。

  而角落里坐着的玄衣男子嗤笑一声,拿起手边的茶杯小心翼翼地吹了几下,才递给身边的红衣男子,一双眼睛闪烁着期待的光芒盯着对方。红衣男子接过茶杯,如画般精致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柔和的弧度。玄衣男子捕捉到一瞬而过的惊鸿一瞥,开心地笑着,牵过对方骨节分明的手细细把玩着,又抬起头在人的唇角轻轻地啄了一下,直到红衣男子脸上泛起红晕,才收回自己的手。

  “执明,别闹了。”慕容黎微红着脸,拉起了执明,“该动身了。”执明笑着牵过慕容黎的手,说道:“好,阿离说要走,我哪敢留啊?”


  
  山林,郁郁葱葱的各色树木掩映着简朴而宁静的田园,细密的树荫投下金色的光线,淋漓地洒在深青浅碧的林间。

  古朴简洁的小屋,缓缓地流淌出来缭绕的炊烟,屋前零落的几个石凳围绕着一张石桌,静静地诉说着美好安宁的时光。

  堂前,梳着小辫子的白衣少年忙碌地穿梭在灶台前,奔走于各色食材之间,四条小辫子随着动作欢快地蹦蹦跳跳,额间沁出的汗水尚来不及擦,眼看就要随着动作低落到眼睛里。

  身后纤长的手拿着丝帕,细致地擦去白衣少年的汗珠,一只手轻轻搂住少年的腰身,略显不满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小齐就这么在意别人,愿意累着自己?”

  齐之侃放下手里的东西,就着蹇宾的手转过身来,甜甜地笑着,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阿蹇什么时候这么爱吃醋了?连他们的醋也吃?”

  “那当然,他们怎么能累着我的小齐。”蹇宾笑得促狭,尝了尝齐之侃的酒窝,满意地笑道:“只有我,才能让小齐为之操劳。”

  “噗嗤。”齐之侃被蹇宾霸道的话逗笑,双手环上对方的腰肢,回吻上蹇宾的唇。

  情到浓时,正当二人准备做些什么其他事情的时候,一声清亮的少年嗓音响起:“蹇大哥,我们来了。”二人恋恋不舍地分开,齐之侃略整理了下衣衫,推开门,笑着唤道:“阿章!堃仪!”

  “阿侃哥。”青衫的少年向齐之侃挥了挥手,又四处张望起来,“蹇大哥呢?”

  “我在这里。阿章这一年好似高了些许。”蹇宾端着茶壶茶杯,笑着从堂前里走出来。“是吗?”孟章开心地睁大眼睛,孩童般赌气似的转向身后的仲堃仪,“仲郎,我就说我这一年长高了!”

  仲堃仪宠溺一笑,温柔地附和。“是是是,章儿长高了。”转头无奈地与蹇宾对视了一眼,笑容里满满的幸福。蹇宾也看向正与孟章聊天聊的得趣的齐之侃,桃花眼中一往深情。

  半晌,轻微的破风声响起,一抹水蓝色并着一团紫色影子落在了小院里。陵光一落地就奔向了桌边的孟章,大咧咧甩开繁复考究的袖子掏出一包油纸包,扔在了桌子上。“阿章我想死你了!这是山下集市最受欢迎的糕点,你不是说想尝尝嘛。喏,我给你带来了。”

  孟章眼睛刹那变得明亮,一边说着:“谢谢阿光!阿光最好了!”一边手下不停,三下五除二地打开了包装,丝毫没留意到身旁仲堃仪的脸色变得阴沉。公孙钤礼貌地向众人问好,眼神却片刻不离陵光,齐之侃看着公孙钤目不转睛的模样,又看看自从他们进来眼神里的笑意就没消失过的蹇宾,忍不住走到蹇宾身边,轻轻地伸出手与蹇宾十指相缠,悄悄地凑到人耳边诉说绵绵的情意。

  “呦,你们都来啦。我还以为我们来的挺早的呢。”话音才落,执明牵着慕容黎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毫不客气地坐下给慕容黎倒了杯茶。

  “执明哥,阿离哥。”孟章含糊地打着招呼,手上还攥着刚刚陵光给自己带来的糕点。慕容黎无视执明幽怨的眼神,把刚刚执明给自己倒的茶端给孟章,眉头微蹙地给孟章顺气,说道:“慢些吃罢。”

  
  山间自没有三牲五鼎、八珍玉食,却有山珍野味,珍馐美馔。经由齐之侃的烹制,河鱼鲜嫩,野味新奇,松蘑可口,连平日里最寻常的豆腐、鸡蛋、青菜亦能比肩于各类珍奇食材。佐以仲堃仪费尽心思亲酿而成的百末旨酒,齐之侃用山泉所烹清茶,便是从前各国王宫的御膳,亦无法做出此般滋味。

  酒足饭饱,众人皆是连连赞叹。公孙钤笑道:“我没什么珍奇之物,只是这些年和光儿在江湖,偶然间寻得几本古籍,想来各位可能喜欢,我和光儿就此也算是谢过款待了。”说着从衣袖中拿出几本古籍,分别递与仲堃仪、齐之侃与慕容黎,竟是失传已久的酒谱、剑谱与洞箫曲谱。三人俱是爱不释手,连连谢过公孙钤。

  慕容黎起身道:“既然诸位均有礼,那我就吹奏一曲,聊以相贺。”身旁执明响亮地鼓掌,笑得温柔。

  “一贺,诸位遍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二贺,尘埃落定,盛世繁华。”

  “三贺,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PS:七夕可能会更文哦~可能是现代全员的周年庆~
  

诶嘿嘿原地爆炸
志伟哥哥翻牌啦~身在北京不能去现场的悲哀瞬间没啦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